一个人游巴塞罗那

希尔顿巴塞罗那酒店(Hilton Barcelona)¥948起立即预订>

图片 1

里昂酒店(Hotel Lyon)¥267起立即预订>

展开更多酒店

发表于 2005-02-21 22:55

巴塞罗那三日游
2005年2月初,我从里昂出发,乘火车南下,到地中海边的巴塞罗那。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非常丰盛的旅行。我的一个朋友曾经跟我说过,要我把我的这些见闻写下来,她说这是我的一种财富。她的话给了我鼓励。于是,不管写得是不是有趣,我就花了几个晚上絮絮叨叨地把其中的一些点点滴滴记了下来。全当给自己留个纪念。现放在网上,让可能感兴趣的朋友们也分享一下(有点太长了,抱歉。)。不感兴趣我的絮叨,而只是为了寻找一些旅游信息的朋友,可以直接跳到文章的最后。我把自己的一些认为有用的信息简单地总结了一下,放在了最后。
2005/2/3 6:55pm
火车刚离开法国最南边最后一站Perpingan,轰隆隆摇摇晃晃地朝西班牙进发了。
这是我的第一次一个人真正的单独地旅行。我旅行的次数很多,可真正单独的,真正是为观光而去的,还从没有过。去年以前,总是有人同行的,或者有人在目的地等着的。台湾,新加坡,里昂,加州,密执根,圣塔菲,芝加哥,都是有伴的。这次,从一个身为异客的里昂出发,到一个全然陌生的巴塞罗那。虽然跟prof.
sole约好了见面,但那也许只是半天的工作会面。我和他只是一面之缘,不会奢望他会安排其他活动。所以,我自己安排一切,第一次。心有惴惴。
真正决定出发,只在一天之间。星期一下午接到了prof. sole
回复我早上的问询见面的email,马上决定星期三出行。星期二christophe帮我买好了火车票,我问Egidio要了他们上次去住的酒店,中午打电话去就定好了房间,然后上网,找到Barcelona
的地铁图,汽车路线图,酒店所在位置的地图,参观的实验室的地址,统统打印出来。到Barcelona

官方的旅游网站,有推荐的行程,也打印出来。最后找到了一个中文的网站,www.ctrip.com,读里面的好几篇旅游杂记。有几篇写得很不错。在路上的兴奋和落寞,让我心有戚戚焉。其中两篇长的,讲了具体的行程的,也打印出来。弄到傍晚,心里就好像有底了,开始为自己明天的行程感到兴奋了

Barcelona原来是个非常精彩的城市。这是我第二次在旅行之前那么认真地准备。很多年前的一次在美国的大旅行,新奥尔良-小石头城-纽约-华盛顿-三藩市,我也曾经试过,可只是准备了第一站新奥尔良,后面的就基本上是被着人领着走了。一眨眼,竟是七年多了。
此刻坐在南往西班牙的火车里,我知道我的这次旅行会有很多惊喜。因为我刚刚收到了一个。在里昂part-dieu上了车,是从布鲁塞尔开来的。找到自己座位,对面已经做好了两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如常,笑着说了声bon
jour。坐下之前,他们用手势问我要不要把行李放到行李架上,我用英文加手势,表示不用了。身边的座位没人,我就把东西放在旁边,靠窗坐下来了。没准备再说什么了,因为老人好像不说英文。可是坐了没一会,有个高大的法国人过来,问我旁边的位子有没有人坐。我说没有,他就帮我的大背囊放到了架子上,我把我的电脑和外套拿过来自己身边。他就坐下来了。他在自己面前放了一张今天的Le
Monde,还有一本书(后来他告诉我,是欧共体的宪章的草稿征询本)。可是他坐下来就开始跟对面的老人聊了起来。看我在看巴塞罗那的介绍,用口音不重的英语问了我,知道我是去巴塞罗那,他就说那个是漂亮的城市。我没再接话,接着看我的介绍。他就继续跟老人聊天。过了一会,也许跟老人聊够了,他决定跟我聊了。他看我在català
的词汇表,问我是否想学català,然后告诉我旁边的那行castellano才是西班牙话。马德里在的那个地区叫castella,那里的话也就叫castellano。他说他每年都去过巴市两三次。然后就跟我讲哪些地方值得去。我把christophe的地图拿出来,他给我讲了好几个地方。在那些旅游杂记推荐的地方之中,他强调Park
Guëll
要去。他说那些饭馆聚集的市场要去。我问斗牛场在哪,他认真地找了一会,终于找到了,原来在地图上只是个很小的一个标记。可惜斗牛士在夏天,现在没有。昨天看了一篇写斗牛的,写到海明威,让我怦然心动,很想去看看。也许这是再来的理由。讲了一会,熟落了起来,他给我他的名片,原来是Lyon
2 的老师!就在我常经过的那所河边的大学。还在Faculté des
Languages。他教经济。我告诉他我在他学校不远处的一个研究所,可惜我的法文实在太糟,说了半天他才听懂。我告诉他我会在Narbonne转车,他恰好也是。他知道Narbonne,我把打印的Narbonne地图找出来,他就告诉我什么地方可以去看看。他知道那有个很有名的mercat,但不知道名字,地图上也没找到。我说我找到了回来写email告诉他。他很容易地就在他的报纸上画了个法国的轮廓,然后标出里昂,Narbonne,告诉我西边的以造酒闻名的Bordeaux,
三百五十年前,人们从那里往东挖了一条运河,一直通到地中海.运河的出口就在Narbonne。他很仔细地给我解释,运河叫Canel
de midi,Midi
是正午的意思,也是南方的意思。正午的时候太阳的方向是南方,所以南方也就叫midi。意大利南方有个地方叫midixxxx
他跟我说一会话,跟老人说一会,又跟我说一会。他告诉我他们在说政治politics,法国人都爱说政治。我说我们实验室的人好像不说。然后我给了一个解释“也许他们都还年轻。”他笑着点头说也许是的。老人看我听着他们说,知道我从香港来,就说了一通话,我只听懂了一句“le
chine developpe tres movemont.” 我自己翻译给他听“China develops very
fast”,他笑着说“exactly”,然后还加了一句“too
fast”,好像还摇着头说的。我只反问了句“TOO
fast?。我该问下去,他为什么那么说的。
两位老人在我们前一站Agde下了车。那是个希腊式的村子,开始是希腊人到那里形成的一个村子的。从火车上看去,整齐的白房子,两道桥在火车两边,小桥流水,很美。有机会要来看看。下车之前,老太太用法语跟我说了一大堆话,我看着她的手势,是让我小心小偷,抢东西的年轻人。我从旁边的先生那里学到了一句Je
suis tres heureux de vous avoir
rencontré,结结巴巴地讲给老太太听。前面的一个法国女孩听着我们的对话,笑着回过头来看我们。老人笑得很高兴,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一再地说bon
voyage。看着她眯眯的笑容,握着她的温暖的手,跟她道别,我觉得快乐极了。
剩下一站,先生不怎么说话了,拿着他的
nokia手机拨弄了一会,口中还念念有词,我问他是不是在发信息,他说是的。然后他就玩起报纸上的填字谜游戏。我在他收拾东西下车之前,送给他一张香港回归的首日封。他很高兴,下了车,请我到火车站的小咖啡馆给了杯热茶。火车开车前两分钟,他把我送到火车旁,用法国人的吻脸颊的方式跟我道了别。
这是我的巴塞罗那之行的前奏。有这么一个愉快的前奏,接下来的三天,都会是愉快的。
2005/2/4 火车10:05准时到了Barcelona Sants (我应该在前一站Passieg de
Gracia果断地下车的,那个站出来走三分钟就是旅馆了),出了站台,到了火车站大厅,原来是个无比宽敞气派的老式车站,屋顶很高很高。我想有巴黎的里昂车站那么大,不同的是这里的站台都在地下,不想巴黎的都在地面上,看着更气派。因为有点晚了,有点着急去旅馆,也就没仔细看,看着西班牙文的指示牌,猜着地铁站的方向,走着走着却不见了指示,只好找询问处。没走到询问处就看到一个小小的桌子,好像也是问询所用。一个黑黑的小伙,在往桌上摆放刚叠好的地图什么的。我问他地铁在那里。他指着旁边,说什么我没听懂,不过估计是那边。我问可不可以拿一张地图,他不知说什么,不可以拿的意思

我开始意识到我在这要比在法国更听不懂话了。也没来得及多想,我就去找地铁站了。原来地铁的入口楼梯不明显,像是有装饰的两幅墙。看到楼梯,也就找到了地铁了。下了楼梯,几台售票机在那。我照原来想好的,买一站10次的联票,才6.4欧元,如果每次买是1.1欧元一张。这里的售票机收纸币,比里昂只收硬币的好,早知道如此,来之前我就不用为不够硬币白伤神了。
买了票,进了地铁站,两条线,看那些地名很不容易,半天也没确定该走那条。走来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带着黑边的眼镜,梳着两条辨子,围着一条五颜六色的织的围巾(后来我在街上看到好几个女孩子用这种围巾,地摊上摆的也有很多这种,大概此刻此地流行这种。)看着很聪明的样子,英语好,看了我手上拿着的有旅馆位置的地图,就让我跟着她,到了月台,告诉我该在哪里下,然后她就走开了,到了前面一个站台。
晚上十点多,车上还是很多人。三五成群的年轻人,围着说话,声音不小。我旁边站的一个小伙子,高出我三四个头的样子,让我觉得自己旁边有一座山的感觉。很快就到了passeig
de
gràcia。从地铁口钻出来,到了街面上,我眼前一亮,整个人惊呆了。让我想起了几米的那个盲女,
可惜她看不见,要不然她会说什么呢 –
一场地下之旅之后,这个光明世界迎接她的是一座银色的童话里的梦幻宫殿。我不会形容我看见的,只记得很惊讶,瞪着那座闪闪发光的宫殿发呆。蓝色,绿色的光片镶嵌在银色中。露台上的弯弯曲曲的栏杆,流线的窗户。完全是童话里的宫殿的样子。
我被巴塞罗那迎接我的这个礼物
惊呆了,心里有说不出的兴奋。我就那么在地铁站口,昂着头,瞪着这童话的宫殿,站了几分钟。旁边还有几个人,那我一样,昂着头,在看着。
旅馆原来真的很近。我绕了大半个圈,其实就在五十米不到的街口。旅馆没有朝街的柜台。门口有门铃,按一下,上面有人按钮门就开了。接待处在二楼。柜台上的先生说记得我打电话来订房子。他叫Jim,非常和蔼。看了我的护照,让我在用visa订房子的单上签名。我以为只是象以前去过的宾馆那样,拿visa
来做个抵押而已。我说我会用现金来付,他说没问题,我就签了名。(谁知道原来不是这样的,他既没看我的visa
卡,更没对签名,让我在他的单子上签了名,这样就收了第一天的房租了。如果谁随便拿了别人的信用卡号来的预定房子,付帐,岂不是非常容易。怪不得常有信用卡号被盗的事情。原来这里就是一个漏洞让人可以有机可乘。所以信用卡一定要保管好,账号不能随便让人知道)
拿了钥匙,上了楼,找到21号房间,我又吃了一惊 –
房间小得完全出于我的预料。比香港的还小!大概只有5平米吧。还以为西班牙人这么少,地方一定都很宽敞。完全是出乎意料。屋子里没厕所,有个洗手盆,一个小得几乎站不进一个人的洗澡间。很久没有在这么小的空间里住了,而且屋里有一阵霉气,非常不舒服。我放下东西,下楼去问那先生可不可以换个房间。他说好像都满了,翻了一会本子,他说半小时之后打电话告诉我。最终他也没打电话,我呆在屋子里久了,味道也不再觉得了。我告诉自己说这也许是刚才的那一个惊喜的平衡,不要抱怨。但还是有点沮丧,接下来的四个晚上都要憋在这臭臭的豆腐块里了。可是实在累得很,明天还得早起。决定不再想了,没洗澡,就这么睡了。可是墙壁薄得很,迷迷糊糊地睡着,却不断地听到外面的开门关门声,说话声,电视声,好像一个晚上一直都在这些声音里。
第二天早上八点的闹钟把我叫醒了。好像还是挺冷的。穿好衣服,刷完牙洗好脸,就下楼去问是否可以换房间。我说房间太小,他们一点不表示奇怪。不知道是已经从昨晚那位先生那知道了我的抱怨,还是他们也认为确实很小,常有人抱怨,所以并不奇怪。正好他们有个刚收拾好的双人房。一个胖胖的姑娘带我去看。哈,是个朝街的房子,有个露台,房间大多了,有十三四平米吧。没有厕所的。我问价钱,她说是45欧元一天。我一听,觉得自己一个人,好像太奢侈。我问能不能只住一晚,她说不行。我心里就准备去找那些青年旅社那些七八个人的大通铺了,至少地方看起来肯定要宽敞些。我要的就是空间宽敞,其他都可以将就。于是我就问能不能退房子。旁边的老板正好在,他说不可以
-“this is not right” (他的 [r]
卷得真厉害)。他摊着手说,你订好了四晚,不可以退了,整个巴塞罗那都是很满的。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自己却马上说,如果你嫌那个双人房太贵,我给你折扣吧,就40欧元一晚。哎,他这么一给我折扣,我的心马上就动了,也不管什么奢侈不奢侈了,马上说好。他让我现在就搬过去。我觉得那个胖姑娘会觉得这个中国人这么贪便宜,但不管她了。又不是我砍价的,是你们老板自己主动给的折扣的。我还真的没想到原来旅馆还可以有价钱讲的。这个一换房间,昨天晚上的那个沮丧就无影无踪了。在临街的露台上站一会,好好看看四周。楼下就是Rambla
catalunya,路不宽,可是两条窄窄的车道之外,路中间却有一条宽宽的人行道。这就是他们说的热闹的游客必到的那条街道了吗?(原来不是的,那条叫La
Rambla,在这条街的下面,不远,二百米的样子吧。)
换了个宽敞的房间,一天就有了个轻松愉快的新的开始。把电视打开,把电脑打开,洗个热水澡,然后开始准备跟Prof.
Sole见面的东西。想起其实不用背电脑,把文件拷到flash
disk就可以了。准备了一阵子,时间就到了10点半了。离见面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得出发了。
本来计划坐公共汽车去的。可是沿着rambla
catalunya一路走,边走边看。天气很好,路上人不多,两旁落了叶子光秃秃的树,细细的树枝在淡淡的阳光下,看着很写意。很快就走到了catalunya广场。好大的一个广场,很大的喷水池(大家都说喝了这池里的水可以再回来,这么多天,我却一直没来得及仔细看看这池子这水,想着大概也不会有谁真地会喝吧。)。过了广场,找到59汽车站,看看路线,好像不远,觉得时间还多,就改变主意走路去了。沿着汽车的路线走,不会走丢的

在改变主意的那一刻,我知道我会后悔的,象以前的无数次一样,我会把自己弄得很累。但是我实在不舍得坐到车子里,而放弃这早上在阳光下走路的大好时光。于是沿着
Rambla朝着南,向着海边一直走。行人路上有穿着小丑服的人了,在跟一个妇人聊天,还没开始表演工作呢。花店都还没开。不一会就看到了哥伦布的大纪念柱了。远远地照两张相片,也就作罢。赶路要紧。走到一个岔路口,是历史博物馆的广场,沿着海边走
(其实那是走向了port
vell码头的那边)。越走越不对,问了个正在准备摆桌椅开门做生意的女孩子,她告诉我是另外一条路,还安慰我说没关系,西班牙人都不着急的,迟到几分钟很正常。尽管如此,我还是心急如焚,赶紧折回,找回那条路,
门牌还在20多,我的目标是42号,那时已经是11:30了,不禁奔跑起来。气喘吁吁,跑过一片工地,眼前是一个大建筑。我祈祷这就是了。果然!到了接待处,比预定时间晚了5分钟。
等了很长的四五分钟,等我的喘气都安稳下来了,Prof.
sole终于下来了。在我道歉说我迟到了之前,他却抱歉说让我等了这么久。我们的见面就这样开始了。以前跟那些名教授面谈,我总是非常紧张,常常不得要领,让对方掌握了谈话的主线,随着他们的话题走,我自己准备好的问题根本提不出来。这次我放松了许多,可以尽量说我想说的。虽然还是不能完全成功地把握谈话的珍贵时间,抓住主要问题来谈,但至少偶尔还是能言之有物了。不知道是prof.
sole比较容易说话,还是真的我进步了。我问了很多我准备好的问题。可惜就是没能深入谈关于下一步的工作的想法。我特别后悔一点,当他问我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时,我竟然很轻易地就回了一句,说没有什么,因为没有时间
–那是我的一个大错误。我应该告诉我用了他们的软件,分析了一下一些其他的参数,可是暂时好像没有什么有趣的发现。至少我应该给他看看我准备的powerpoint和
excel文件的,让他至少知道我认真准备了这次会面。会面的原意是讨论下一步合作的问题,我还是没有把握好。但我希望我和他,他的学生sergi的见面让他们对我有了个具体的私人的认识,以后能进一步地讨论。
等我从prof.
sole的实验室告别出来,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有点吃惊,竟然用了这么多时间。感谢他给的时间,同时又有点后悔自己好像没好好利用时间,没有讲到非常有用的内容。不过总是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应该满足了。
接着下来就是自己的游玩时间了。 从大楼出来面前就是port
olimpic海滩了。这片海滩是因为1992年奥运会才修整出来的。非常新。(大型的运动会好像总有这个正面的成果。Prof.
sole提到巴塞罗那怎么受益奥运会,一个新区被开发出来。我告诉他广州也一样,一个全国运动会让市容大大改善了。)
可以想象夏天阳光灿烂时,这里是怎样的游人如鲫,铺满整个海滩。Sole
说他有时候会拿上自己的笔记本,到这海滩上看书,想问题。真让人羡慕!原来以为香港科技大学的在清水湾那个世外桃源的校园已经是天堂了,原来天外有天。我很运气,在这冬天来,海滩上几乎没有什么人。有个男孩在放风筝,三三两两的几个人在走。我决定冒着鞋子进沙子的危险去走一遭。过去的几个月,我走过了好几个沙滩,青岛,烟台,密执根湖,每次都抱着同一个希望。这次这个希望不再那么强烈了。我没有再对着大海喊了。不过,我还是在想。
老天大概想让我能静下心来,好好在这里呆一会,竟然让我躲避不及一卷涌上来的海水,整个鞋子一下全湿了。海水很冷,我只好把鞋子和袜子脱了,光着脚丫,站在大概只有几度的海水里。这下倒好,我可以尽情地在沙上走了。脚板踏在柔软的沙上,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轻松和满足的感觉。正好旁边有块石头,我就在沙子上写了2005
BARCELONA,把鞋子和袜子放到旁边,拍两张照片。不远处有片礁石,我就把鞋子和袜子晾上,坐下来,好好看看海。有个女孩子也是一个人,拿着个大照相机,长时间地蹲着,在拍不断涌上来的海浪。每次看到这些跟我一样形单影只的女孩子,总会有点好奇,她们快乐吗?还是寂寞呢?
袜子不可能干了,坐了一会,决定把袜子装进书包,穿上湿鞋子,去逛了。
从海滩出来,往北走,往老城区Barri
Gòtic走。没有准备什么特别的目标,就找对了回旅馆的方向,一路走去。海滩上面是两座高楼,其中一个是个赌场casino。然后不远处就是动物园。已经关门了,我就在门口照张像,告诉自己将来一定要带我的孩子来这里玩。这是个对自己的许诺。
路上不断能看到各种让人感兴趣的老建筑。灰黑的外墙,却有很精致的雕刻,很透着历史的味道。天开始黑下来,开始有点失去了方向了。盲目地走着,经过好几个很巨大的古老的建筑物,是些博物馆,但没仔细去看地图查名字了。倒是进了一下巧克力博物馆Museu
de la Xocolata和毕加索博物馆Museu
Picasso,没进去看展览了,就在大厅上逛一圈,买了一盒沙丁鱼形状的巧克力给christophe
和joyce,预防到最后也没机会买礼物(结果果然如此,到最后我就只是买了这一样礼物,没机会买其它的了。)走了将近两个小时,累了,也饿了,到了圣玛丽教堂Església
de Sta. Maria del Mar,拦住母子三人问路。妈妈用很有趣的英文告诉我
“finish” this street (via Laiteana),就到了我能找到的Passeig de
Gracia。 看到一家快餐店Pans &
Company,决定今晚的晚餐就在这里解决。(这大概是Barcelona的MacDonald了,到处都能看到。不过MacDonald也有很多)。要了个烟肉三明治
English bacon Sandwich,再在旁边的Coffee
Conxion要杯cappuccino。价钱是E$3.4+1.7,也不知道算不算便宜。如果折成人民币,那肯定是贵的。之前在毕加索博物馆那条街附近(no.
22 i Montada)看到一家面包店Brunells from Pastisseria i Salo de
Te,橱窗上有挺好看的鞋底形状的脆脆的饼,上面好象有些松仁,就买了一块。他们还在门口贴了张广告,说是日本总理参观过他们的店子呢。天下的店铺大概都一样的,用名人可以作招牌。那块饼没在快餐店吃,留着回旅馆当宵夜。三明治还是能吃得挺饱的。
吃饱了,就找到那家地图上标着的在catalunya广场边上的连锁超级市场El Corte
Ingles S.A.
(西班牙的香港百佳,或者法国Carrefour)。名字不好记,可是如果知道它的老板就是和戴安娜皇妃出车祸时在一起的那个男朋友的父亲,那你就很可能听过了。在那买了矿泉水font
d’Or – agua mineral natural,果汁zumo de pinya y
uva,还有一包长条的芝士条Palets de ceba 还有一包饼干Artiach’s chiquilin
(后来发现饼干不好吃,可是芝士条却非常好吃,很想再买,可惜没能再去)。足够作这几天的早餐了。这样满载而归,旅馆就在两百米之处。一天的行程这样完满结束了。
2005/2/5 第二天,开始正式的游玩。
这一天准备去坐城里的旅游巴士。冬天只有红蓝两条路线,去博览会forum的绿线要四月才会开。蓝线走南边,绕了大半个城,可看的地方很多。西边的好几处大建筑,92年奥运会的主会址,海边的世界贸易中心;红线走北边,主要是被称作现代主义区的高德的建筑群,还有西边较远处的巴塞罗纳足球队的运动场。
我先坐的蓝线。一直坐到Montjuic山上,然后走下来。回到艺术博物馆。在门口的石级坐着远眺,半个城尽收眼底。从山门前的两个大柱子开始,很长的一个广场,气派的很。博物馆更是气派。可惜不是学建筑的,不知用什么名词来描绘。里面三层,分好几个馆,罗马式,哥特式,还有现代摄影,等等。每个馆都是要收费的,我就在大厅里随便逛逛。楼下的大厅正在摆设一个大型酒席,人来人往忙得很。每个馆子外面都有工作人员。我走到三楼,碰到个小伙子,就装模作样地问哥特馆在哪里。小伙子竟然很热情地跟我解释起来,说建议我去看罗马馆,因为这里是世界上收藏最全的,而哥特的到处都有。很感谢他这么认真热情的解释,我听完了,答应着,就下楼去了。可惜还有很多要看的,没有时间在一个馆子里放很长时间。于是继续往下走,有个大型时装展览,在门口张望一下,要门票,就走了。山下是caixa
forum,一个展览馆,常有很多免费的展览。刚才热情的导游小姐就推荐过到这个地方看看。果然来对了。有个文革的摄影展,摄影师是哈尔滨的,拍的许多都是哈尔滨那几年的情景。也许有人会对这些场面很熟悉呢。难得他保留了这么多很珍贵的照片。很多照片看了让我很觉得触目惊心,诧异那个时候的人们怎么会这么疯狂。不知道这些外国人看了是怎么的感觉。他们能从这些图片里感觉到那些怪异的疯狂吗?还有一个展览是罗丹和由他引起的现代主义的revolution。上次在里昂看过他的很多作品,这里的一些也许就是从那里搬来的。看罗丹的人很多,大概大多是当地人。有几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在那站着写生。展览里还有好些桌子椅子,放了一些介绍罗丹和相关的书。有学生模样的孩子在认真地看,还做笔记。
本来是打算到展览馆前面的西班牙村Proble
Espanyol吃午饭的,看到了村门口,看着售票的窗口,看看并不太大的城堡一样的村子,这大中午,有没有什么表演,从外面看好像静悄悄的。我就不想进去了。接着决定这一次哪里也不进去,等下一次有人相伴再仔细去看。于是等巴士来,再接着继续坐下去。到了奥运会址再下来。这个地方我是要看的。喜欢看这种宏大的气派的建筑物和场所,常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在广场那竟然看到四个年轻的中国人,他们主动跟我打招呼,让我帮他们拍照。这是我这两天头一次说中国话,有点兴奋呢。他们原来是台湾人。当他们说大家都是中国人嘛,我就特别地喜欢他们了。聊了几句,他们继续他们的地铁游,我就逛这个广场。那个高耸的白色纪念柱,日本建筑师设计的,近了看,就不那么觉得摄人了。绕着运动场走,能看到外墙好几个地方都已有砖墙脱落,红色的砖露出来,让人不禁慨叹光阴的逝去,曾经那么荣耀,十几年过去,昔日的容颜老去了,人如此,建筑物也如此。
奥运会场里有很多游人。其中正好有一个台湾旅行团。导游告诉他们为了练习开幕式上用箭来点燃火炬,那个射箭运动员每天练习八小时,足足练习了一年。会场只开了两个门让参观进出。站在看台上,看着空空巨大的会场,面前整齐的座席,再看看高高耸立的火炬柱,脑海里会浮现从电视里看到的万众欢腾的昔日的盛况。有点好奇今天这个会场还经常用吗。
出了奥运会场,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决定重新坐上旅游巴士,看完剩下来的那些景点。下了Montjuic
山,车子就开往港口海边了。哥伦布纪念碑,巴塞罗那帽,世界贸易中心,在旧渔港port

vell的全世界都有的Imax动感电影院,然后是前一天我自己去过的奥林匹克港,奥林匹克村

那时的运动员村现在是普通市民的住宅了。很快车子就回到了Catalunya广场。我决定下车去吃个午饭。看到对面街上有个餐厅,招牌看着很舒服,名字叫Beer
&
Coffee。里面有个bar,好些人坐那,面前是一些可以看得见的食物,很方便选择。很高兴自己选了这么个地方。省得看餐牌了。看着样子好看选就是了。肚子有点饿,想吃点肉,侍应告诉我看中的肉丸有鱼肉,叫Albóndigas
con sepia
,我就毫不犹豫选了一碟。有了肉,还需要蔬菜,于是选了个色拉,看到一个有白色的方块,以为是豆腐,还有西红柿,很健康,要了来一尝,才知道白色的原来不是豆腐,而是一种芝士,味道很好。看了菜单,抄下来名字,ensalada
de tomate y queso ,还叫了一杯 cappuccino。吃得很好,结账总共是E$9.68
–不错!临走前,抓着旁边一个西班牙女孩问那沙拉怎么做,她看了一会,帮忙问了侍应,总算把成分弄清楚了:
橄榄,西红柿,芝士queso fresco de
burgos,还有绿色的调料oregano。觉得沙拉应该很容易学,只要把成分弄清楚就好了。一定要学几样。
吃饱了,喝好了,接着第二条线 –
北边的红线。第一站在圣家祠停下。看了人们写的赞美,再来看,一点也没失望。还是决定不进去看那光影的奇迹了,这次就绕着外面远远的看。最感兴趣的是尖顶上的各色的水果。果然是自然的崇拜者,把肃穆的教堂加上这趣味盎然的水果,一种说不来的幽默和美。从外面能看出建造的不同年代的痕迹。一边是灰黑色,另一边则是较新的米白色。灰黑色的墙上,立着一个颇是新簇的圣女像,对比很鲜明,不知是否有意如此。正门没有开,可以任意地观赏那高高低低层层叠叠之间很复杂的雕饰。有吹号的,说道的。几只海鸽停在一个圣人的头上。旁边有个小门,让学生团队进去的,似乎还有特别的供学习的小展览厅。他们总有这些很细心照顾下一代的安排,让人看了很感动,也佩服。
再次坐上车子,已经是4点了,天色已经开始有点暗了。有点着急去看park
guell了。好几个人都跟我说一定要去看的。下了车往山上走,路上已经很少上的人,倒是有好些下来的。于是有点急急忙忙赶了。到了门口,马上就被正对着正门的那个色彩斑斓的石级折服了。他是怎样的天才,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象力!全是马赛克铺贴而成的装饰。有条蜥蜴,临池而卧。上了石级,是个低低的有无数柱子的广场,天黑了,没有明信片上的能从一头看到另一头的透彻,可惜了。一定要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时候来,看看那边的蓝天。旁边是个长廊,支撑的柱子是非常特别的流线形,好像他非常喜欢这种流线型。柱子上还是个妇人的模样,有名字,叫“洗衣的女人”。再上去就是个开阔的广场,边上的棕榈树下有圆桌和椅子供人休憩。广场上是常见于明信片上的迂回的马赛克栏杆边坐。各色各状的瓷片,好像没有什么一致的主题,可是无论远看还是近看,有看不完的赏心悦目。一个圆,一个方形,很多说不出的组合。从广场上可以远眺城里的一片高楼。一对夫妇闲闲地坐着,妻子靠在丈夫肩上,很是悠然,在这游人如鲫的广场,俨然一幅怡然自得图。
Park guell的名字就用的是英文的拼写park,
而不是本地的用词parque。据说是因为这个园子本来是仿着英国的住宅区计划建一个商业住宅区的,可惜没能成功。结果只建成了一栋,在山顶上。现在成了博物馆。我没来得及去看。
从park guell
下来,天就开始黑了。巴士游还有大半。先是经过一个高尚住宅区serria,导游说一套公寓几百万欧元。巴士绕了一下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的总部,他们的足球场。可惜我的足球热情十年前的世界杯高潮之后就逐渐消退了,不然该去瞻仰一下的。
坐巴士回到总站,决定回家放下书包,吃点东西,再去逛逛夜街。旅馆的小伙子说市场可能已经关了,我却有意去碰碰运气。市场是一个挺有名的mercat
de la Boqueria。在La
Rambla街上。果然还没完全关,门口还有几家开着。跟我们的市场很象,门口一家挂着长串的蒜头,辣椒,摆着各种糖果,水果等等。走到里面,有一家Bar
Boqueria。看到有对夫妇在吃八爪鱼Varios,哇,好棒,正好是我的面包晚餐之后的绝佳宵夜。于是坐下来,要了一碟(不太贵,E$4.8)。旁边的夫妇和我聊了起来。他们是从法国的béziers开车来的。英文不太好,但先生很努力地跟我说着。他们都是护士,男的是个全职护士,大部分时间他开车上门服务。他妻子是半职,其实一个月才工作七个小时。听我说是学语言的,先生告诉我法国南边原来并不是说法语的,说另一种语言,“以前如果你要说法语”,他捉起我的手,拍了一下我的手背,说“bad
girl” – 很可爱的表情。他们还邀请我一起去吃晚饭,我有点累了,婉谢了。
2005/2/6
第二天的自由行,心里有个粗粗的计划。先去东边的Forum,下午回到旧码头那边吃午饭,下午去看嘉年华的表演
– 那天跟Prof. sole
他们一起吃午饭的时候他的意大利妻子告诉我的,让我买了一本他们的电视周刊模样的杂志Guía
del ocio – la Semana de
Barcelona,最后两页是英文。我就买了一本,知道星期天下午四点开始在西班牙广场那里开始有个嘉年华的巡游。
Forum要复活节的时候才开放,现在旅游巴士也不到。但我还是想去看看。于是自己坐了地铁去。买的那张十次的联票还只用了一次呢,今天得尽力地用。四号线地铁有一站直接到那,省时间,坐地铁快。地铁的长廊里有人在弹吉他,是一首很熟悉的旋律“爱的罗曼史”还是什么
–我总是记不住名字。走在长长的空空无人的地下铁通道里,吉他的声音就在身后萦绕,让我以为那是老天的一种特意的安排。
车上人很少。对面的一个妇女在闭目养神,我偷偷地拍了一张。旁边坐了两个我看着很象本地人,很有西班牙味道的中年夫妇。我本来想偷偷地拍,可是由于就在身边,很难。于是觉得直接问他们。女人直摇头摆手,说不。男的却表示很大的兴趣,竟然站了起来,摆了个神气十足的姿势让我来拍。我卡擦拍了一张,拿给他看,他高兴得很,让给他妻子看。然后又站起来,让我又拍了一张。
出了地铁,到了路面,一看,非常的开阔,海水的味道渗在湿湿的空气里。走不到几步,就能看到紫色的会展中心在对面不远。在下雨,地上很湿。巨大的一个广场,空空几乎无人。一对老年夫妇在我后面,跟我一样慢慢地朝海边走去。这边的海没有沙滩,而是一些正在建设的工地,完全是新兴的样子。会展中心的外墙是玻璃,从玻璃里看广场的反射,远处的一排整齐的树,全是光光的树枝,海面灰灰的,印在玻璃上一看,很美的一幅画。我还能看到自己,就拿着相机跟玻璃里的自己打招呼。正准备往回走,迎面走过来一个装蓝色风衣的老人家。他看见我,就跟我说那边不通,让我回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都关了。”知道我只讲英文,他就毫不犹豫地努力说起英文来了。说的时候,还不断地问我“do
you
understand?”他非常热情地要带我在这附近看看。他原来就住在不远处,他指给我看楼在哪里。他是早晨出来散步的。他看看表,说他妻子在等他,但他还有点时间,知道我想回城里,就让我跟着他先走走,他告诉我该怎么坐车。他不停地说话。告诉我这附近的房子很贵,正在建的那栋楼是希尔顿酒店,那边有个公园,很多人不知道的,其实很漂亮,值得一看,等等等等。他领我走进公园,果然很美,有中国式的九曲桥一样的桥,那边有些钢线的塑像,上面挂着一个大花瓶,他说是设计师模仿高迪的风格设计的。他告诉我mar
是“海”的意思,他指着路边的指示牌,告诉我 carrer 是catalan,via
是西班牙文。他说“我们很多词,光是‘路’就有很多词。不象英文,没那么多词。”-
很有趣的看法。到了他家的那个路口,他在我的地图上告诉我哪里可以找到电影院(我告诉他我想去看场电影,要有英文的)。告诉我到前面的车站去等巴士。临别前我问了他的名字,好记着他

  • 住在Bac de Rada路上的Steve.
    告别了热心的老人,我决定先去坐有轨电车。因为只有这部分有,等到了城中心就没有了。正好有一班车到站,急急忙忙地我就跑过去赶上了。坐了两站,决定下来照照附近,然后去坐汽车。电车的轨道边上是一条直直的人行道,朝东看,一直能看到那远处的总是在冒白烟的烟囱。路两边是笔挺的棕榈树,看着很悠闲。拍了相片,就在附近找到个车站,继续往西往城中心走。
    我上了车的第二站,上来两个中国人,是祖孙俩。胖胖的小男孩上来看见我,跟我笑了笑。他们坐在巴士的左边第一排,面前是各种车票的价钱。奶奶指着上面的字,在念。我看他们很可爱,就从后面移到他们旁边,右边第一排。他们指着一个词familia,在猜着是什么意思。我就接上话,说可能是“一家人”的意思
    (我猜是跟里昂的地铁巴士上的一样的分类)。小家伙对我一脸的敬佩。我说我是根据英文猜的,我并不懂西班牙文,也不知道猜得对不对。小家伙说“哇,你很厉害。真的猜对了。是家的意思”。我告诉她们我想去海边,他们就热情地告诉我该那里下车。很快,他们就到了,说我也该在那下。下了车,雨下得很大。他们没戴伞,我们就站在一个屋檐下,聊起天来。原来他们是浙江来的,小男孩已经来了四年了,老奶奶也来了两年。我问习惯吗?她说还好。她竟然已经有75了,我还以为她最多是五十多。真的很吃惊,特别是想起刚才在车上她还在认字。老人家到这个年纪还那么好学,实在让我敬佩。我说我在这里还没怎么看到中国餐馆,老奶奶说,哎,有呀,我们家就是开饭馆的。小男孩很大声地纠正她说“不是她开饭馆,是她儿子开。”我看雨快停了,他们也要走了。非常愉快地跟他们道别,走了几步,想把他们拍下来,于是拿出相机,回头拍了一张。小男孩正好也在看我,朝我挥了挥手。我突然很感激刚才那场雨,让我有机会跟他们祖孙聊那么一会。我记下来小男孩的名字,徐梦泽,他们家的饭馆大概是在Sardenya那条街上。可惜忘了问他们饭馆的名字。如果下次有机会,我一定要去找找他们。
    告别了祖孙俩,我按着他们说的路去找开往海边的公共汽车,可是Marie路是往北的单行线,没有那趟巴士。自己乱走了一会,竟然找到了第一天错过了的巴塞罗那的凯旋门。比巴黎的小,不过好像更精致,门没那么高,门上的雕塑看得清楚一点,可惜就是描绘不出来。真希望自己的西方文化懂得多一点,去看这些历史文物,博物馆和教堂,就可以更有所体会。这个就是一个关于学习的方法论。对一个东西,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察点。如果对观察的对象有所了解,观察的目标就清楚,能观察到的东西才能深入。读书真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因为凭我们自己的观察,从零开始,大千世界,从何看起,常常会觉得无从入手,或者流于泛泛。象我这样茫然无知地去看凯旋门,看圣家寺,所得也就是对外表的一个模糊的印象,几张人有我有的照片,说不出一个能刻在脑子里的一幅图景。如果知道了别人看过的东西,从那些里面挑选自己感兴趣的,继续深入去看,然后就会有新的观察,新的发现,新的问题。做研究大概就是这个道理。(怎么说起大道理来了。玩的时候就别想着做研究了。)
    雨逐渐下得大起来,鞋子湿得很。在凯旋门广场旁边的街上终于找到了巴士,正好去到我想去的老码头的地方。巴士一直开到port
    vell 的最尽头。下了车,饥肠辘辘,就想找吃饭的地方。车子停的街叫Passig
    Joan de
    Borbó,尽头就是海。车站对面有一个很大很久的建筑,门口的牌子写着Club
    Natació
    Barcelona。上了楼一看,有朝海的大厅,正高兴。可是原来这是个私人的俱乐部,要是会员才可以进去的。只好悻悻地出来。俱乐部的外面就是一片海滩。几乎没有一个人。倒是有群海鸥在休憩。觉得这刻整片海滩都是我自己的,很幸运。那个俱乐部的旁边又有一个体育俱乐部,有个先生在收起沙上的红色带子,那是摆成一个沙滩排球的场地用的。他说今天天气不好,没人来玩,就收起来了。他告诉我旁边有家餐厅。我走过去,果然,名字叫Can
    Pepus,是这个体育俱乐部的餐厅。门口的牌子上写着今天有个carnival的特别套餐,才14欧元。我就毫不犹豫进去了。找了个靠窗户的座位做了下来。
    第一个来的侍应听我说英文,说了声抱歉,说去找个懂英文的。来的是个长得有点帅气,还有点稚气的小伙子,叫David。很热情,给我把餐牌上的套餐里供选择的统统给我解释了一遍。知道我想吃点热“caliente”的菜,他就帮我选了第一道菜(Primer
    plat)青椒包鳕鱼pebrots del piquillo farcits de bacalla a la
    viscaina,第二道(Segon plat)土豆洋葱煮羊肉trenasco amb el seu
    suc。给我上了面包。还拿来一支新开的白酒(牌子是gran vinya by Trobat
    Catalunya),配羊肉正好。他给我倒了一杯,瓶子就放在桌上让我自己随便添。
    菜上来之前,我让David送我一张菜单作纪念,我就在上面写他给我翻译的菜名。他走过,看我在写,就打个手势,象说“啊,该让我来写。”他拿过我的笔,就那么站着,认认真真地给我一行一行地翻译起来。他写的是奇怪的印刷体,很好看的。菜上来了,我拿起刀叉,有板有眼地吃了起来。这其实是我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吃这么正式的西餐。在香港的意大利馆子吃过不少,可是现在是一个人在这异国他乡海边的一个很舒适的餐馆吃,觉得这样对自己好一点,很好。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的阴天换了个晴天,蓝天在海的上面。这个很安谧祥和的一个地中海旁边的周日午后,我该记得。
    David
    时不时会走过来,问味道怎么样。我实在是说不出有多满意。在这冷冷的天,吃着香喷喷的羊肉,喝着西班牙的白酒,人生有这么一刻,应该很满足了。对面桌子是三个男人的聚会,叫了蚌,吃得也很高兴,对面的那个人还笑着跟我打了个招呼。酒吧那边一群男人在喝着酒,说着笑。走过来两个人,指着我身边墙上的一幅画在说什么。David
    过来告诉我说,他们在说那幅画上的那个灯塔,现在还在,就在饭店后面。我拿起相机把照片拍了下来。想给David也拍一张,问他,他乐意地很。摆好了姿势让我拍,看了之后,自己笑着问我是不是很不错,西班牙小伙子。我问他要email地址,他摇头摆手说没有,给我写了餐馆的地址,让我给他寄过来。我得一定记着。
    吃过两道菜,上了最后的甜点。是柠檬蛋糕。酸酸的甜甜的,正合适,好把刚才羊肉的油腻去掉。吃完蛋糕,饱的实在很可以了。结了帐,谢过David,继续上路。已经一点多了,四点要去看嘉年华巡游呢。
    出了餐馆,找到那个灯塔。正好有一群骑自行车的游客,有个导游,在用西班牙文给他们解释。可惜我听不懂。从port
    vell往外走,沿着那条长满棕榈树的海边大道往西走。途中看到有艘大帆船,几个游客样子的人从里面出来。以为是个免费的给人参观的。上去一问,原来是海事博物馆的外景点。需要那里的门票。我问博物馆在哪里,小伙子指着不远处的历史博物馆,说在那座楼之后,那座大大的Gothic的建筑就是。好像我一定知道什么是Gothic建筑似的。可惜我还真的是一直没弄懂,到底什么样子的风格是Gothic。这里好像每个人都如同常识一样,大概就象我们知道什么是庙,什么是道观一样吧。
    码头上,有几个年轻人在喂海鸥,还有一个老太太,拿着一袋子,在往海里扔食物。这里的海鸥随处可见,一点也不躲人(也许是鸽子,我没搞懂。海鸥该不是鸽子的样子的吧)。Catalunya广场上就有上千的鸽子,孩子们在追着跑,鸽子不断地哗哗地起起落落,衬着旁边的喷泉哗哗的水响,这是欧洲很常见的一道风景吧。
    回到西班牙帽子,怎么看还是不怎么看得出来帽子是怎么放的。又回到哥伦布纪念碑,绕着把所有的雕刻图照了一遍,那些大概是记述当初哥伦布出海之前之后的史事。旁边有个提着大提琴的长头发年轻人,披着一条绿色的围巾,让我想起几米漫画里的那个总是错过的年轻人。看他在那里看雕刻,是一幅很美的图片,很想拍一张照片,可是等我拿出相机,准备好,他已经走了。错过,总是这么容易的一眨眼就错过了。
    在走回到La
    Rambla街上,有成排的小摊档在摆卖。都是些小饰物,小摆设,看着跟国内的东西没什么区别,买回去做礼物有点傻。于是逛了一圈,也就作罢。本来想回旅馆休息一会,把湿袜子换下来。可是,走着走着,看到有高迪的一个作品Palau

    Guell在附近的一条街上。就改变主意,不回去了,继续逛吧。到了那个地方,看见好几个人在仰头张望。原来这里这半年在整修,不开门。在外面看看也好

    本来我也就是这个计划而已。还是他的风格,奇怪的流线,用在窗户的栏杆上,这里没用到露台的栏杆上。屋顶还是圣家寺的那些色彩斑斓的水果形状,在高远的晴空的衬托下,显得特别的赏心悦目。
    小街上看到一个小旅馆,灵机一动,想上去看看,比较一下我的选择怎样。他们的单人房要稍微大一些,价钱也差不多。可是如果要我的那种双人房,竟是要70欧元,要贵30欧元呢。有点窃喜。
    在小街的尽头,看到一群穿着绿色羽毛衣服的画了浓妆的人,哇,肯定是去嘉年华会的。兴奋之际,跟着他们,拍了好多照片。他们到了大路上,上了自己的大巴走了,大概是往集合的西班牙广场去了。我找到了合适的车站,弄懂了该做的路线,等着车来。车站对面是个戏院,门口排了长长的一条龙,在买票。上面有张特大的海报,好像是个欢乐的歌舞剧。如果没有嘉年华会,去看这个歌舞剧大概也是不错的主意。
    车子坐到西班牙广场,很容易认,远处是博物馆。前一天我在它门前的石级上坐在大半个小时,眺望了这西班牙广场很久。今天从相反方向来看,都看齐了。下了车,往博物馆大道走去。路上不断能看到化了装穿着奇装异服的小孩子,已经能从空气闻到嘉年华的气氛了。喷泉开了,很大,很壮观。路尽头传来高音广播的声音,虽然听不懂,但能感受到那声音里的欢乐和热闹。一直往喷泉方向走,走走停停,看看各式各样的化妆了的形象。可惜说不上名字。有巫婆,公主,魔鬼,厨师,包着皮囊的妖怪,等等。有个很有趣的小胡子来了又走了。他走过身边,看见他背上写着Dali。可惜我没看过Dali的展览,不知道是什么。
    等到四点半,大道上本来稀稀落落,慢慢地已经挤满了人,夹着路中间,排成两列。大队开始出发了。喷泉配合着音乐,哗一阵一个大的花样向四面开花,两个穿着嬉皮士,蓬头的两个人,拿着高音喇叭,站在车上,说着,大概是宣布巡游正式开始。应接不暇的各式各样的人物接踵而来。几个小鬼,拿着扫帚,一边走,一边往人群里寻找目标去偷袭。一不留意,他就窜到面前,扫帚往头上直敲。人群里不断地发出惊叫,又怕又乐。然后有牧师,有一大本圣经,上面坐着个很可爱小男孩。刚才在路上看到的绿色羽毛衣的那队过了很久才看到。很长的队伍,一边走,一边跳舞,很美。还有针砭时弊的呢
    — 三个年轻人穿着睡衣,手里拿着遥控器,在看电视,在疯狂地打游戏机。
    夜幕降临的时候,看到一队表演的是singing in the
    rain。我看着他们推着走的街灯,穿着电影里的那个短裙子,白色的风衣,唱着那首singing
    in the
    rain,唤起我许多回忆,不禁哑然失笑,也有点茫然,记忆深处的那一点触动。
    车队里,有个车子上有两个小女孩,相映成趣。高一点的那个小女孩,很活跃,不断地在跟着音乐动,摆着头,摆着手里的星星。而旁边的一个小一点的女孩,眼睛大大的,瞪着什么地方,也不笑,身子一点也不动。看着她们俩,不禁觉得这真的是个绝好的individual
    differences的例子,那么鲜明。同一个地方,一个场合,两种完全不同的表现。
    等到巡游的最后一个车队出来,已经是六点多了。我最大的一个收获是在临近结束的时候,不经意的往对面人群一看,竟然看到对面有人跟我挥手,我看了几秒钟,哇,竟然是prof.
    Sole的妻子,他就站在旁边。我冲过去,惊讶得不知怎么说。看看这周围密密麻麻的人群,他们竟然能看到我。这是一种怎样的缘分!上天的安排实在让我无言以表!跟他们聊了几句,他们去看caixa
    forum 罗丹的展览。跟他们道别,看prof. Sole
    拥着娇小的妻子,走在夜幕里人群外,觉得我的这趟旅行结束的完美之致!
    在这完美结句的后面,我还有几笔漂亮的惊喜。巡游队伍过去以后,我就近坐上了一个巴士,一直坐到了终点,竟是到了几乎出了地图的西北角上的一个小村子Torre
    Baró,比那个旅游巴士红线上的Avinguda del
    Trbidabo要高处很多。那天坐巴士,太晚,我没能去到那山上,现在无意中却到了一个更高的地方来看巴塞罗那,怎样的运气!在山上,能看到整个城市的灯火阑珊。然后又原车坐回头,在diagonal下来,回到catalunya广场。
    晚饭时间了。看到一个有二楼的餐馆La
    Tramoia,就进了去。原来这是家在Barcelona有很多连锁的饭馆,东西比较贵。可是我看到了在这里做侍应的三个中国年轻人,很大的惊喜。虽然没跟他们说什么话,那种惊喜也就够了。本来想吃海鲜炒饭,可是怕太多,吃不下浪费,就选了个小一点的有米饭的,叫risotto
    cremos,加上水,面包cubierto,橄榄,总共E$13.31。坐楼上临窗的桌子,能看到马路中间的喷泉,在灯光下细雨里摇曳。巴塞罗那之旅就在这美丽的夜晚留一个句点。
    第二天早上,结好了帐。因为之前一天我已经去火车站看过,知道地方,所以很容易就早早到了。临下地铁口之前,就在那个四天前的那个夜晚,我从那里钻出到地面上的地方,我再一次站在Batalio宫的前面,仰望这神奇的童话里梦境般的宫殿,跟她,跟巴塞罗那说再见,感谢这个城市给了我一个充满了惊喜的旅程,让我知道一个人的旅程可以这样快乐。前面再有这样一个人的旅程,我都不会怕,甚至是可以很享受了。
    谢谢,巴塞罗那。 ================ Some tips about
    traveling in Barcelona: ================
    住宿:我住的旅馆叫Hostal Neutral, Rambla de Catalunya 42号,就在Passieg
    de Gracia地铁/火车站的Casa
    Batalio出口附近,三分钟的路程,交通非常方便。双人房条件还不错,一晚45欧元。如果运气好,老伴也许还可以给你折扣成40欧元。
    交通:三条旅游巴士路线几乎把整个城市覆盖了,所以可以买一个两天的套票。自己选好地方下来,除了看他们选定的景点以外,很多的地方都可以去到。绿线要四月之后才开,开到几月就不知道了。大概是冬天才停的吧。如果想自己逛,可以买一个10次的车票(6.4欧元,如果每次买是1.1欧元一张),随便坐巴士,地铁,火车。这种票你还可以用一张票在一个小时内连坐三种不同的交通工具。
    饮食:我吃过Pans & Company(到处都有的快餐连锁), Catalunya
    广场附近的Beer & Coffee 和 La Tramoia都不错。在La Rambla 西边的mercat de
    la Boqueria,里面有一家Bar Boqueria。在Platja Sant
    Sebastià海滩边,有家Can Pepus。都很好。如果不想吃馆子,可以到超市El
    Corte Ingles去买面包,水什么的。 每年二月初都有嘉年华会,非常有特色。
    斗牛士表演要在复活节过后才有。
    如果想知道当地有什么文艺节目,可以买一本杂志Guía del ocio – la Semana de
    Barcelona。catalan文。但最后两页是英文,选了些精华。

Post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